• 歡迎來到中國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集團快訊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快訊 > 媒體報道
    在粗糲的現實中追求“意趣神色” ——觀甘肅話劇《八步沙》
    作者:文藝隴原 來源:文藝隴原 更新于:2021-08-10 閱讀:0

    640.webp.jpg

    話劇《八步沙》劇照。

    什么樣的戲劇題材和人物關系才能吸引觀眾?如果戲劇的主角只是六個年過六旬的老漢,戲劇情節的核心是老漢們在漫天黃沙中治沙植樹,似乎離人們一般認為的引人入勝的題材距離遙遠。但是,面對厚重的人生歲月、真實的生存狀況,這樣的戲劇又具備了戲劇藝術特有的嚴肅意味和現實價值。甘肅省演藝集團話劇院近期創作演出的現實題材話劇《八步沙》,就是一部以六個老漢艱難治沙故事為主線、帶有撲面而來的粗糲現實意味和西北地域特色的作品。

    該劇取材于六位老漢治沙植樹的真實事跡,“八步沙”實有其地,位于河西走廊咽喉地帶,是騰格里沙漠南緣凸起的一片沙漠,是甘肅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1981年,隸屬于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的郭朝明、賀發林等六位須發皆白的老漢,按下紅手印,開始治沙植樹的艱難歷程。以六老漢為始,三代人前赴后繼、付出至今,讓八步沙荒漠變林場,煥然一新。2019年,中宣部授予八步沙“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時代楷?!睒s譽稱號。這樣一個題材,真實事件的鋪排、真實人物的出現,很容易讓戲劇性讓位給宣教意味,變得乏味和無趣。好在,《八步沙》的創作演出,讓我們看到一個扎根西北、有深厚基礎的地方院團創作上的實力,呈現在舞臺上的,既有深沉厚重的主題內涵,也有悲喜交加、風味獨具的色彩甚至趣味。

    640.webp (1).jpg

    話劇《八步沙》劇照。

    戲劇的篇幅所限,劇中治沙植樹的六個老漢,自然有主有次、有虛有實?!栋瞬缴场酚弥饕?,塑造了以陸沙娃為代表的典型人物形象。1982年,曾當過村支書的陸沙娃,在惡劣的自然條件下,眼看著妻子背井離鄉去討飯維持生活而無計可施,被女兒指責:“你還是個男人嗎?”內心彷徨而痛苦,卻依然只能把手中討飯棍子遞給妻子。當他接過公社許書記給的任命書,組織成立護林隊,被壓抑許久的斗志豁然爆發。對他而言,公社給每一個人一個月四十三塊錢的工資,只是生存的基本保證,重要的是,在貧困了幾乎一輩子的西北男人身上,還有沒有可能因為自己努力而讓一成不變的日子發生改觀,好坦然面對女兒。因此,《八步沙》以“討飯”為戲劇開端,卻為后面陸沙娃矢志不渝治沙植樹行為找到了非常堅實的心理動機。戲劇主線以治沙為主,但也騰出篇幅專門寫了這樣一場戲,戲中陸沙娃治沙種樹小有所成、拿到第一筆分紅后,贏得了妻子兒女佩服的眼光。這不只體現出老漢種樹背后付出的無限艱辛的可敬可佩,更是一個西北男人在困境中絕地反擊的意志力量。

    比起一般戲劇,《八步沙》確實沒有跌宕豐富的人物沖突、情感糾葛,更多著筆的是人與自然的矛盾,以及在這巨大矛盾前人類改造自然的虔敬與辛勞。這不是一時一地幾個人的劇情故事,這是具有強烈時代意味和激勵色彩的人類共情。在戲劇中,這樣的矛盾、這樣的人物,同樣具有了相當的戲劇性,同時也具有了莊重深沉的意蘊內涵。

    640.webp (2).jpg

    話劇《八步沙》劇照。

    當然,該劇的深厚意蘊不僅局限于幾個花甲老漢改造自然的毅力與勇氣,也描摹出時代與社會變遷下,中國西北一帶百姓觀念的變化,從歷盡千辛萬苦建設綠色家園中,分享到社會發展的時代紅利。當遭遇過沙塵暴,當有越來越多的種樹二代、三代自覺成為八步沙綠化接班人之時,六老漢成為勞模人物,也正說明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發展理念已深入到包括西北百姓在內大多數中國人的認知之中。

    《八步沙》不是始終以嚴肅口吻講述一個高高在上的故事,那種普通民眾充盈的性格趣味和西北百姓的樂觀精神在戲中也不時閃現,成為調劑戲劇節奏很好的方式。劇中的趣味因素不是直接奔放的喜劇效果,更多的是來源自生活本身和地域特色的一種會心的趣味,這是戲劇舞臺抓人的所在。當陸沙娃第一次從治沙造林事業中分紅,全家人憧憬起美好未來——要不要買一臺電視機,對于一個長期以來處于貧困的家庭來說,這是一個有趣的爭議,讓觀眾覺得盎然生趣的同時,也感覺到生活慢慢變好那種沁潤人心的幸福感。該劇在刻畫六老漢治沙時的堅毅性格的同時,也不忘挖掘人物性格中的喜劇性,比如一直拿著算盤、用樸實而陳舊觀念衡量著收支出入的王福生,他的不合時宜、斤斤計較,在產生喜劇效果的同時,也讓老頭們的倔強付出更顯得珍貴。

    640.webp (3).jpg

    話劇《八步沙》在京成功首演。

    戲劇人物的個性神采,往往是戲劇創作必須著力的核心所在,《八步沙》中陸沙娃、王福生都是六個老漢中形象鮮明的人物,還有一個讓觀眾特別記住的“闖入者”賀老三,也是該劇人物中個性較為豐滿的人物。在六老漢辛勤造林的同時,放羊人賀老三因為羊群偷吃樹葉,時不時與老漢們產生瓜葛甚至矛盾,顯示了這個生長于惡劣環境下的普通人的精明。但在日常人際中,賀老三又是一個恪守傳統、有恩必謝的人。為了感謝陸沙娃的指點,喜得孫子后,一定讓陸沙娃幫助起名,“樹生”的名字,其實是陸沙娃對“八步沙”的期望。戲劇性的跌宕,讓劇中賀老三從喜劇性人物轉變為悲劇性,在一次帶來巨大災難的沙塵暴中,樹生被淹沒了。這個來源于當代真實事件的戲劇高潮,使得賀老三瘋了,也深化了以陸沙娃等六個老漢治沙植樹的艱難與深刻價值。

    《八步沙》另一個特色就是強烈濃郁的地域特色和地方風情。一個扎根于西北區域、有著深厚地域情結的話劇院團,演出地方現實題材,熟悉的地域風情、熟悉的人群狀態,在劇中便水到渠成地形成了一種強烈色彩,我們甚至可以把這種“神色”上升為“隴味”。場面上,撲面黃沙土丘中,六老漢居住的“地窩子”,甚至連生火的爐子應放在什么地方的細節,戲劇都做了細致的安排,這種粗糲真實的景象,帶給劇場里觀眾強烈的真實感?!栋瞬缴场愤€把西北民眾熟悉并喜愛的秦腔引入劇中。無論是六個老漢用《沙家浜》中“十八棵青松”秦腔唱段的高亢演唱來為出行治沙之始增添英雄主義色彩,還是后面情節中安排秦腔板胡旋律的反復出現,都放大和凸顯了本劇的西北味道。當然,這種味道也和演員深厚自然的表演功力有關,飾演老漢的演員多是甘肅省話劇院退了休的老藝術家,如康愛石、常貴順、郭寶泉等,他們對這片土地和人物的熟悉,使得六老漢舉手投足,像極了劇中人物,像極了觀眾心目中的西北老漢形象。

    當然,作為原創新作,該劇還有可以提高打磨的地方,特別是主要人物的動機心態與性格發展問題。明代戲劇家湯顯祖曾用“意趣神色”來概括他心目中戲劇創作的應有追求,這種概括即使放到現在,也是值得創作者深思的。從“意趣神色”的角度看《八步沙》,是很有特色的。

      无极4荣耀登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